舆论的流言蜚语不怕美文

文字摘录

虽然现代社会的步伐相对较快,但人们的心理往往不如以前饱满。很少有人看书、唱歌、欣赏梅花,并且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。人们依赖便利,沉迷于互联网,不负责任地点击鼠标。一旦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,如果不用心听,它从何而来?你要去哪里?目的是甚麽?在网络时代,人们追随同样的观点,甚至思考,也是跟随声音去思考非自愿的从众!

一天下来,打发时间仍然是无聊的。人们对互联网的攻击可能是被人们攻击的花招。当然,人们可能会在心里拒绝这些网络暴力,只看它是否有趣。此时此刻,我们只是在看它是否可以。一旦大脑变热,我们就会评论并转发它。我们会无意中“传递”它。很长一段时间没人会考虑这是对还是错。

我们现在一般没有经历过任何大浪,我们不愿意被陌生人虐待。此外,强大的网络暴力水力量...让我想起了袁姗姗(我不是袁姗姗的铁粉,但事实上)。这是一个一年被骂365天的“黑人女孩”。被责骂的那些年里,袁姗姗曾在TEDX论坛关于网络暴力中“为自己辩护”的演讲中说,“我,一个被责骂的小名人,在网络声音中摔倒了,在网络声音中站了起来。”

是的,一个人生活的不同阶段都有新生,但是语言攻击会让许多人沮丧、困惑、痛苦、迷失方向、愤怒,甚至更加不安。然而,这些不是你的现实;他们是其他人的声音。

著名小说家亦舒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说,“恋人之间的关系不会持续太久。哪种关系会持续很久,夫妻关系?朋友?竞争?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关系,你都必须不断激励自己,保持新鲜。”有时候想得太多会变得复杂,但最重要的是你的想法,而不是他的想法,保持对自己的忠诚,固执地生活。正如袁姗姗的“固执”:“我不能回头,我不能动摇,我不能输给神话”。

无论你在哪里,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自由。在方便互联网的时代,人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方便,交流成本越来越高,语言不应该成为致命的武器,互联网的诞生不应该制造麻烦,而应该让生活更美好,对吗?

这是否让每个人想起乔任梁的抑郁和自杀,他曾两次遭受网络暴力?最可怕的不是乔·任梁的死,而是持续的网络暴力。为什么从陈乔恩的赵李颖到新疆,世界上很难消除网络暴力?尤其是那些和艺术家乔·任梁很熟但一直没有说话的人。许多人用道德绑架来给他们贴上“不说话或不悲伤”的标签。当“不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什么都不要说”这句话在陈乔恩的微博上不断出现时,你知道,陈乔恩此时可能难过得连水都喝不下了。如果是你,你还有心情发推特吗?然后是赵李颖、新疆、邓紫棋、蔡少芬...

他们有自己的世界,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。当一个人静静地死去,他们和我们都会感到难过和悲伤。正如英宝所说,请给每个人一个消化的时间。没有一个悲伤的人,作为你对网络暴力无休止谴责的交换。

广泛的网络暴力在这里庄严地表明,我们并不害怕。你有你的世界,但我们也有我们的原则。正如袁姗姗所说,“你放开我,我不会走”。带点幽默,带点幽默。随后,袁姗姗经历了人生的变化。她说,“有一天当你被别人欺负时,你可以像燕子一样自由飞翔,像我一样自由滚动。”

在网络暴力下,你、我和他就像一棵树的生长。有时强风和暴雨会迫使树折断树干,或者没有方向地扭曲,但不会影响树成长为一根坚固的柱子。"树想安静下来,但风不停下来。"只要他安静地成长,就应该让他享受从东到西、从北到南的风。

最后,我想给你一句鼓励、自爱、镇定和爱的话。